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无标题文档
海南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导航 四川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会所 同志健康会所 广州资讯会所
中国同志导航 浙江同志会所 太原同志会所 贵阳同志会所 厦门同志会所 沈阳同志会所
郑州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会所 湖南同志论坛 昆明同志论坛 武汉同志会所 江苏同志导航
辽宁同志会所 昆明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会所 香港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会所 广东同志会所

血染枫叶青绿松

2016-4-26 06:1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58| 评论: 0

摘要: 枫在自己的小屋里,呆呆的坐着,自从下午被父亲扇了一耳光,被母亲怒骂一顿之后,他就把自己锁在了小屋里。坐着,只是坐着,静静的,脑子里复杂而又混乱的想着一些事情。哦,不,或者说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充斥着他 ...
无标题文档

枫在自己的小屋里,呆呆的坐着,自从下午被父亲扇了一耳光,被母亲怒骂一顿之后,他就把自己锁在了小屋里。坐着,只是坐着,静静的,脑子里复杂而又混乱的想着一些事情。哦,不,或者说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充斥着他的脑袋。路,似乎在此时终止。枫抚摸着烙下父亲手印的脸颊,轻轻地拭去就快干掉了的血迹,无声地换上了自己第一次和松见面时的衣服。因为,他记得已经去世的姥姥曾经说过,人只有在死之前穿上的衣服才会随着自己的灵魂飞往另一个世界。如果他能从这个世界带走什么的话,但愿就是这段美好的回忆吧。

枫静静地躺在自己曾经温暖而又舒服的床上,可是,如今他却无法感受到昔日的舒适了。血,一滴,两滴,从他那白皙的手腕上滴下,在地毯上转瞬就滲了下去,不久就出现了一片血迹。枫无力地躺在床上,思索着,回忆着自己这短短的二十三载人生。呵,结束了,一切终于要结束了。或许,自己的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一个错误。终于,自己要完成一个轮回,复归生命之初了。这二十三年真的是一种错误,因为,自己是一个与总不同的人,呵呵,真的是与众不同啊,甚至到了连自己的父母都无法忍受的地步了。枫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惨淡的笑容。

为什么人们总是喜欢排斥异己的存在呢?唉,真的是搞不懂,也不想搞懂了。毕竟,自己在几个小时之后就要变成一具硬邦邦的尸体了,然后,就是冰冷的太平间,在然后,就是火葬场了。啊,在火葬场里,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会不会很烫,很难受?应该不会吧,到那时,毕竟自己已经死了。死了就应该没有什么感觉了吧?可是,那时候我去哪里了呢?真的会就这么消失,从这个世界上蒸发掉了吗?可是,我毕竟是我,是个实体啊。

枫觉得有些冷了,哦,手尖,脚尖正开始变凉。啊,原来是这样啊。变凉之后就没有知觉了,然后就应该僵硬了,等完全僵硬之后是否会象家里电冰箱里的那只白条鸡呢?如果情况真的那样的话,我是否正在消失呢?不,我还在,我很清楚,枫的意识有些模糊了。他又想起了自己被爸爸扇的耳光,其实,爸爸对自己一直很好的,虽然小的时候被逼学钢琴的时候曾经吓唬过自己要佯装揍自己,可是,他的手始终都没落下来过。看来,今天,老爸是真的动怒了。不过,没关系,老爸,我不恨你。一点都不恨。就是不明白这个世界为什么不能容忍我的存在呢?哦,爸爸,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在外人面前抬不起头的,我知道你一辈子都是个要刚要强的人,今天儿子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的。

###NextPage###

又是一阵颤抖,枫已经感觉到了冰凉正从自己的手指,脚趾开始向身体蔓延了。生命的感觉正在一点一点消失。其实,我也不愿意这样的。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在学业方面,自己可以一往直前,抑制住自己的欲望,在学海中苦苦挣扎;在钢琴方面,自己也可以忍住跑出去玩的冲动,在钢琴面前勤学苦练,然而,在感情方面,真的,理智是个低能儿,它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明明知道喜欢上同性是不对的,可是自己却又总是无法不去喜欢上松。噢,爸,妈,实在对不起,儿子也不想这样的。

他的手,脚,现在已经开始麻木了。枫感觉着它们似乎已经脱离了自己,而不再是自己的一部分了。哦,甩掉自己身上的一些东西真是轻松不少。枫觉得似乎自己已经开始漂浮起来了,身子正在变轻,再变轻。

那么,“我”究竟是什么?是肉体的我,精神的我,人格的我,还是它们的统一?

枫力图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但又开始继续想了下去。可是,可是,我也没有什么错呀,为什么人们总是容忍不下我们的存在呢?说什么我们下流,不讲伦理,不讲道德,哼。价值就是一些满嘴胡扯的混蛋。我们下流,我们……我和松?怎么可能?我们自小到大可一直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父母眼中的好孩子。奖状不知道拿过多少个了。说我们下流,那可真是笑话,对那些表面上满嘴仁义道德,暗地里男盗女娼的那些人它们怎么什么也不说?呸,小人。可恶。什么?说什么没有伦理?那可更是可笑了。对伦理和道德是什么还没搞懂的人居然要来拿这个来侮辱我们?我们可从来没有越过伦理底线雷池半步。

我们除了喜欢上同性之外,和其他人也没什么两样嘛。而且,我们又总是把自己的情感深深的埋在心底,承受着来自各方的压力。我们又没有危害到其他人,也没去公开招摇。凭什么要这么对我们啊?凭什么?凭什么让我们这么痛苦?不公平,太不公平了。可恶。枫开始觉得有些愤愤不平了。直到这一时刻,他才开始想到要反抗。可是,一切都要结束了,都没有用了。枫又露出了一个惨淡的笑容。青春的活力和光彩正在从他的脸上挥发。

又是一阵猛烈的眩晕,枫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手腕是否还在流血了。今天下午的一幕又猛然呈现在了他的眼前。下午放学后,因为大三的课程总是很少。当松送他回家,二人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接吻的时候,不想却正被爸爸撞到。一句颤抖的“你们干什么?”顿时惊开了忘我的枫和松。枫当时就惊呆了,因为,今天本来父亲是应该当班的,而且,他通常回家是不走这条路的。莫非,莫非爸爸什么都知道了?看着满脸煞白的父亲,枫知道要出事了。一时,他不知道要怎么办,懵在了那里,还是松反应快。挡了上去,喊了一声“伯父”,但父亲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了一句“小伙子长得到是不错,可是我门家不找男性的媳妇,你给我让开”。

枫看到了爸爸眼中的盛怒、羞愧还有难堪。“你这个混蛋,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但松拦住了爸爸,“伯父,别激动,都是我不好,我错了。”   “你给我滚开,我教育我儿子,管你什么事?”      枫直到现在都很欣慰的就是尽管爸爸发了火,但是却始终没有动他的亲爱的松一下。   当他们还在撕扯的时候,枫走了上来,把松拽了出来,   对着爸爸说“爸,我跟你走就是了,你别为难阿松了。”,   “松,你别管我了,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我是爱你的。”说完便轻轻的吻了松。一刹那,两行热泪滚滚落下,“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爸爸被彻底激怒了。他推开了松,狠狠地给了枫一个嘴巴,枫的嘴角流出了鲜血,鲜红鲜红的,就象现在正在滴落地毯上的一样。

尽管枫被打得两眼直冒金星,但他还是及时拉开了冲动的松。枫此时对自己当时的理智和清醒也感到十分的欣慰,毕竟,这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也深爱着的两个男人。“松,你回去吧。记得在家等我的电话。”。“爸,咱们走吧”枫记得自己的父亲回家时,松一直跟在自己的后面,然后,自从进屋之后发生的一切,枫都记不清了。或许,当人经历的痛苦超越了自己的承受阈限之后就不会在自己的头脑里留下什么印象了吧。枫木然地想着,但无论如何,和松的最后那一吻,还是很实在的,因为,枫似乎还感觉到了他嘴唇那温热的气息。

想到松,枫觉得自己挺对不起他的。不过,也没关系了。痛苦总是会被时间的长河洗刷干净的,从而锐痛渐渐的变成钝痛,进而变成淡淡的哀伤,而后划归无形。自己的不辞而别对松的确挺残忍。不过,没关系啦,松是双性的。是有过上“正常”生活的可能的。到那时,他一定就不会再承受自己现在所面临的痛苦了。或许,自己的离去会给松一个新生,那么,自己的死也就值了。松,我会站在云端一直关注你,护佑你,祝福你的。我永远爱你,爱你,你永远是我的唯一,永远……

枫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寒冷,身体一阵一阵的抽搐,该死的偏见,我诅咒你。上帝啊,我们也是你的子民的呀。这是枫在意识清醒的时候的最后一个念头。然后,他的意识开始混乱,陷入了幻想之中。松,是你吗?他看到了他和松第一次相见时的情景,那是在初一,然后是漫长而又甜蜜的9年。他记得他们相互牵手是在初二,第一次表白是在初三,第一次接吻是在中考之后的暑假,第一次做爱是在高一,那时候,他的身体就已经是那么的结实了。他又看到了自己的大学,看到了每个夜晚松牵着自己的手背过别人在学校里逛的样子,他看到,松正站在宿舍门口,微笑着,张开双臂,等着拥抱自己。枫看到了花儿,看到了成片成片的花儿在松背后开放,松的身后,是花的海洋。原来,以前时常在梦境中出现的含苞欲放的花儿在这时开放,枫觉得好幸福,好幸福,带着微笑,张开双臂,枫向松扑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小爸如母
我没见过母亲,不知道她在哪里,对她的一切都是一无所知。我的出生地也不知道是哪里,
一夜情,一夜痛
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他正注视着我,指尖拨弄着一小撮青丝在我的脸上划来划去,“一直觉
那时天蓝
A    肖山注意到这个男人已经很久了。  第一次见到他,那天外面下了很大的雨。
选择了就不后悔
算起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一个人呆坐电脑前了,夜深了,不知道是该去睡觉,还是该做点
对不起,我爱你
一雨后的夏午并不能褪去城市的炎热,他照例躲进那间咖啡屋,照例喝着Espresso,他始终
做Gay很辛苦
一17岁那一年,我和一个很要好的同学住在一个房间,我们学会了接吻,学会了自慰,学会
游泳池.帅哥.夜会
六点的游泳馆早人满为患。水浅蓝浅蓝,水清澈见底,水温刚刚好。下水,闷头游了两圈,
吻我入眠
酒已醒,心痛的感觉,似乎已不再强烈;夜已深,睡虫似乎又一次弃我而去。燃一支烟,悠
顶楼的风,藉着风声说
有声音的吗?风有形状的吗?风能够被拍摄吗?我凝视着那被窗外吹入的夏风弄得而不断褶
血染枫叶青绿松
枫在自己的小屋里,呆呆的坐着,自从下午被父亲扇了一耳光,被母亲怒骂一顿之后,他就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交友 天津同志交友 河北同志交友 山西同志交友 内蒙同志交友 上海同志交友 江苏同志交友 浙江同志交友
安徽同志交友 江西同志交友 广东同志交友 海南同志交友 湖南同志交友 湖北同志交友 河南同志交友 辽宁同志交友
四川同志交友 云南同志交友 贵州同志交友 广西同志交友 福建同志交友 吉林同志交友 山东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广州同志交友 四川同志交友 贵阳同志交友 太原同志交友 一同同志交友 重庆同志交友 广州同志交友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东北同志 四川同志 甘肃同志 河北同志 山东同志 安徽同志 陕西同志 天津同志 宁夏同志 一同资讯 一同讯网
同志交友 新疆同志 按摩同志 广西同志 甘肃同志 海南同志 青海同志 成都同志 江西同志 广州同志 重庆男孩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上海同志|同志健康|广州同志|辽宁同志|香港同志|海南同志网.  

GMT+8, 2020-4-8 06:00 , Processed in 0.051930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海南最大最全的 海南同志!

© 2014-2015 海南同志网.

返回顶部